醉醒梦起时.

一曲朝歌染红妆·上( 信白+猴子*妲己 )

龙王二皇子大喜之日,殿堂红烛照旧歌,却不道潺潺流水映酒酌,寥寥身影忽时现,堂上再不复。
       
韩信(龙王二皇子)并不记得自己去过什么青丘狐狸山,可脑海里总是浮现了山里美景。怎晓得这美景便是青丘?韩信自个儿也不晓得。他只知道山很美,山中狐狸更加美,特别是李白。

李白,李白…青丘白狐妖王李白。

呵,还是个妖。枉费他作为一个神仙牵肠挂肚,不过是美色更艳罢了。

据说今日坐在轿子里头的,是天界顶美的狐仙,名唤妲己。这桩亲事是玉帝与他父王一同商办的,天界十分重视。

不自觉间,韩信已走向婚房,新娘边的宫娥各自退去,独留新郎掀起红盖头。

确是倾国倾城之貌,只是脸上泪水划过的痕迹仍未褪去,便是如此不情愿吗?也是,神仙间的婚姻何时情愿过。

“嫁非所牵,娶非所爱。”韩信兀自摇了头。

“所牵所爱之人,于青丘,现是白狐妖王…李白”

“你既爱她,我便不以夫妻名分束缚于你,你去寻他便是。”李白…怎又是李白。

妲己轻抚嘴角,浮起了上扬的角度,“你怎知是我而不是你。”

“我?呵呵。我可不知我有什么牵挂之人,且还是个妖”

“我便是由妖升的仙,比起仙,妖可好太多了。”怪不得当初李白宁愿做妖王也不愿做个神仙,确是耗了大半妖力助她飞升,清茶淡酒,不过平添了些烦恼罢了。

“你说的那个李白,是个什么样的人?”

“无心之人。”妲己眼神暗了三分,看向韩信的眼光中竟是多了些愤怒。

“……”

“是为了你。”

辗转春秋,星辰老矣。世人皆知韩信娶得佳人归,且佳人怀一子,却不知佳人心飞翼,子不亲。

“青丘在何处?”这几年韩信总是在妲己身上感受到了李白的气息,随着时光茬苒,模糊的记忆碎片开始重组,他愈发的想寻着李白,寻着曾经的恋人。

曾经…

“你终究是想去了?”妲己收拾行李的手一顿,“罢了,想必他也早已除去七情六欲,见你只如故友。”

只是故友啊…

“对了,此次你去青丘,我便昭告天下你难产而消陨的讯息。我给你找好了产婆,你安心生下孩子便是。至于你说的那个他,还是别再去惦念了,你既不告诉我,我也不会去寻他麻烦。”

“去见见他吧…去见李白。”虽然妲己因李白之事讨厌韩信,可这几年,她也慢慢接受了这是李白自愿的事实,他的哥哥李白,从来不会负于他人,也从来不会让她失望。

“…好。”

三日之后,妲己难产而消殒之事轰动天界,韩信因悲痛太甚于妲己所葬之地陪伴左右,才子佳人的美化便告一段落。

“啧,区区一个祸国妖女妲己,还要俺老孙来解决?”

“那妖女可是会魅惑术的啊…大圣,可行行好?”

“我去便是,话说那个妖女竟像之前天界的一个小狐仙妲己,怕不该是一个人罢?”

“怎会,那仙子的遗体和仙子之心,都被葬在青丘至寒之地了,且那仙子生的孩子也不知是生是死,实在不能相提并论。”

呵呵,当大圣我的火眼金睛瞎的么?妲己,真是胆子够大的,狐狸没有了心,除非法力极其雄厚,不然没了心智不知会做出什么事。哦?只是祸国妖女吗?

妲己,你曾也在我身边呆过一段时间,怎的这般纯良不叫天下人为你陪葬?

朱红裹唇,冉冉晕红,头上簪着瘦长珠花。眉眼轻挑,媚态呼之欲出,妲己赤裸双足,一袭红裙着地,缓缓而来。

“呵,竟是大圣。”没了心的妲己,眼神与语气尽显冰凉。

“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妲己,你这三年可是将媚术修炼之至。”

“过奖了,大圣此般前来是为尝我魅术,还是…要置我于非死之地?”没有心,对猴子怎般态度也毫无感觉,有了心时的自己,可真真痴傻。

“为我唱首歌吧,妲己。”

“不会了。”

“那…跳支舞?你跳舞可是顶顶美。”

“也不会了。”

“…你还会什么?”

“剖心,取血,大圣要试试么?”

“听着倒是有趣,来,从这剖。”毛茸茸的脑袋里揪出一丝毛发,便作最锋利的匕首,将它交与妲己。

“……”鲜红染红衣,不过颜色更艳罢了。

妲己捧着上好的神仙心脏。似乎积累的怨念都忽而散去,却不知自己没了心的胸膛里,如何隐隐作痛?

“我能陪你尽人世繁华么?现在,我也没了心。”

“好。”

醉梦与欢·2 (莫橙)

*涉及ABO设定
*有楚苏剧情
*偏私者慎进

        “沐沐” 楚云秀勾住苏沐橙的脖子,让她的脸转向自己,在她的唇间落下一吻。莫凡总是望向自己的OMEGA让她觉得有点不爽,故她吻向了苏沐橙,占有而不容侵犯。

        湖边的垂柳摇摇欲坠,枝尾不时滑过水面。船在不知不觉中靠岸,船上相拥亲吻的人与孤独的划着船桨的人想着相同的事。

        莫凡的船划得很快,第一个靠岸的他们站在岸边看着湖上的人嬉闹。黄少天怎么会甘愿享受这恬静的时光,自然是赞叹与垃圾话为一体的贡献给湖上的空气。

        “我说大伙要不要去玩国王游戏还是真心话大冒险哦,哇塞想想叶不羞要羞羞的表演脱衣舞,队长对着镜头做鬼脸卖萌,韩队要温柔的读一大串情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黄少天第一次觉得自己话太多了,因为背后队长长久不变的笑及韩文清瞥来的一道光让他有些背后发凉。

        “老叶…”

        “嗯?少天大大想玩便玩呗。”叶修的嘴边多了一丝喻文州深邃的笑容。

        黄少天感到自己的小虎牙一凉。

        于是大伙在各怀鬼胎中奔向兴欣的御林苑玩起了国王游戏。至于为什么不是真心话大冒险,自然是有黄少天苦口婆心的成分在。

        “那么,7号要表演一场羞羞的脱衣舞。”抽到国王牌的叶修漫不经心的说到,眼神还不时瞟向黄少天。

        “我靠老叶你这是公报私仇阿阿阿不对…方锐你卖我阿阿阿!!!虽然你是兴欣的吧没错但在这游戏里队友是不存在的!!!”

        “少天,开始吧。”喻文州明显捕捉到“队友” “不存在”这俩关键词,此刻他上扬的嘴脸里似乎藏着捕捉猎物的狡黠。

        黄少天欲哭无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在黄少天的脱衣舞面前着实放开了嗓子,笑到变声已变得寻常。

        “阿阿阿老规矩阿手机上交阿!!!还有队长你能不能不要忍得那么辛苦那个叶不羞对就是你,笑就笑还戴什么面具阿阿阿!!!”

        “咳咳咳,好,接下来…”叶修拿出了一个扇子,“5号和9号,来来来在扇子底下悄咪咪的kiss5秒。”

        莫凡盯着手中的卡牌,抬头看见了楚云秀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我是9号。”苏沐橙起身,拿起了叶修手中的扇子,走向已经站起来的莫凡跟前,举起扇子。

        苏沐橙刚想说要不要假装kiss时就看见莫凡微微低了头,然后向前在她的嘴角落下一吻。
 
        ALPHA的信息素悄悄蔓延在苏沐橙的鼻尖,诱发着她也不小心散发了点信息素。

        滴答,滴答,滴答…

        两人觉得打比赛时都没发现5秒这么长,又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信息素。

        楚云秀的视觉本是看不见他俩的,然直觉告诉她,莫凡肯定做了什么。因为她貌似在某一时刻,闻到了自己熟悉无比的信息素,那是苏沐橙的。

        什么时候,自己的OMEGA对她们的接吻不会冒冒失失的散发信息素了呢…

        而此刻趴在林敬言腿上的方锐,叼着棒棒糖感慨到“真是个毛头小子”。

        黄少生日快乐哟!
        今天生日做个沉默寡言黄(并不)
        “啊啊啊老叶队长我的气泡呢气泡气泡气泡呢!剑圣大大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你删了我的气泡我要跟你    PKPKPKPKPKPK!老叶快出来!!!”

醉梦与欢·1(莫橙)

*故事背景发生在第十赛季兴欣夺冠后,叶修退役苏沐橙成了兴欣队长。
*涉及ABO设定
*主莫橙,副…再说
*有楚苏剧情
*偏私者慎进

        H市的雨下的紧了些。
       
        上林苑的一间房间里,有人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嗯…云秀…秀秀,你轻点…” “哈…嗯…阿…哈…” 莫凡焦躁的起身,脑子里苏沐橙的呻吟声魂牵梦萦。

        他记得一年前苏沐橙在竞技场上虐完他时,脑袋微侧,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不容让人看扁的说:“我也是职业选手阿。”

        职业选手…吗?

        自那时起,莫凡便起了进职业圈的心思,也深深打消了眼前的漂亮女孩子是花瓶的想法。

        他也曾不小心闻到来自苏沐橙一个OMEGA身上好闻的信息素的味道,也曾不动声色的在苏沐橙发情期前买了抑制OMEGA信息素的抑制剂悄悄的放进她的房间,也曾在隔音效果不太好的房间外听见苏沐橙与另一个ALPHA解决发情期烦恼的声音,就在他今天回避夜宵时。

        想到这,莫凡握紧了双拳,兀自望着窗子发呆。

        其实他也可以帮她…只是她不想,他又有什么资格。

        窗外的月光洒下,映照着这个不眠夜。

        翌日,兴欣的二楼网吧里堆聚了不少人,齐齐看着自个儿手机上的旅游指南。

        “我说,哥这儿的人可是不少在H市久住的,怎么一个个都在百度。”

        “诶诶诶老叶这就是你不对了阿大约全联盟的人都来你这H市旅游观光了也不给我们整顿整顿让我们挤你这网吧不给我们推荐旅游圣地还不让我们手机百度了阿…”

        联盟的人说是要来H市旅游观光,许多人便打算玩嗨了再回家,兴欣的人也并不打算马上回去。

        “莫非前辈是想好了打算亲自带我们出去? ^.^ ”

        叶修暗叹喻文州这玩战术的就是心脏的同时也一并把自己也玩战术的记忆抹掉了,“沐橙阿,想好去哪玩了么?”

        “嗯,就去这附近的湖吧,可以坐船游湖哦~”

        “走着!” 率先回答的当然是昨天与亲爱的沐沐共度良宵的楚云秀。

        平静的湖面少有的浮现丝丝波澜,划船的人与坐在船上的人恬静的享受着美好的下午时光,特别是跟喜欢的人坐在同一条船上。

        莫凡机械的滑动着船桨,眼神不时滑到苏沐橙上。待两人不小心对视时,莫凡又会快速挪开。

        真像个孩子,苏沐橙这样想。她不是个粗心的人,莫凡对她的情意她也有所察觉。只是…自己与云秀多年来的情谊还是让她选择性的忽视了莫凡对自己的心意。多年来,自己一次次在楚云秀身下让她觉得自己是喜欢她的,然而好像…

        清风拂过,仿佛在诉说着一句又一句动听的情语。

    

        “老韩,”叶修用一条黑布绑住了韩文清的眼睛,“来抓我阿,抓到了就来干…”
        “叶修,你这是玩火自焚。”韩文清感受着一丝酒精的缠绵把叶修按在了身下。
        “这就来干你。”
        “干一杯…”
        “你就叫一杯。”

        “老韩,”叶修挠了挠醉醺醺的脑袋,举起了酒杯,“来干来干!”
        韩文清望着眼前醉的不省人事的情人,俯下了身,危险的眸子滑过叶修的脸、脖颈、再一直滑到某处。
        “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叶修。”